我的常用畫具清單

想重新整理網站內容時,赫然發現部落格人氣最高的是好久以前寫的ARTEZA的心得文。

我就當大家最喜歡看的是各種畫具介紹(當然也可能是對於ARTEZA這新品牌的各種疑惑想從這得到解答)今天就來介紹一下我的常用畫具清單吧。

檯面上的當然不是我所有的畫具,不過絕對是最常使用的前幾名

透明及不透明水彩

這一類其實比起色鉛筆,算是我最常使用的上色工具。我記得自己年幼蹲畫室畫圖時,當時練習都是考試導向,因此每次總是鉛筆素描、水彩和水墨這樣輪著練習。那時最討厭的媒材其實就是水彩,因為比起拿起來就能作畫的筆類工具,水彩還多了一個控制水份的技巧。

印象中我從來沒在水彩這項目拿過高分,甚至助教還曾經跟我說過:「你的素描能畫這麼精細,水彩沒有道理做不到。」但當時的我從來沒有成功過,最後還因為大學念了語言科系後封筆很長一段時間。

不過生命會發生的事情總是讓人想不到,幾年前我又提筆作畫,並且從那一刻開始,我知道水彩是我生命中的Destiny,儘管我曾經放棄了很長一段時間,但他又在一個完全想像不到的時間點回到我生命。

學生時期我用的水彩主要是韓國SHINHAN(新韓)及學生等級的Winsor&Newton(溫莎牛頓),兩個在我封筆後分別送給我當時的家教學生以及姪女。前幾年在法國,當時苦無顏色較全的水彩,直接在亞馬遜下了俄羅斯White Night(白夜)使用至今日。

嚴格來說我算是很喜歡這個品牌表現的顏色,和我學生時期曾使用的水彩相比,確實白夜已可以說是初階的專業等級。加上比一般的塊狀水彩來的大塊(一般多為半塊,白夜36色全部直接給你一整塊,有時填充還凹凸不平,讓人有種買到賺到的興奮感(?))且顏色鮮艷、明亮,非常適合畫植物和食物。網路上有許多試色的影片,在這裡就不浪費大家時間,有興趣的可以瀏覽我網站上一些作品,看畫成成品有可能的成果。

另外,很難跟大家解釋到底為什麼我的顏料會長得這麼豪放不羈,因為本應該是塊狀顏料們但其中有個CERULEUM BLUE就是不受控制,沾了水後怎麼都不願意再回到塊狀。尤其我這幾年走跳了許多不同國家,每每把這盒水彩帶在身上這個顏色就會放飛自我,也成了所有顏料裡唯一一個即將見底的孩子。(我曾看過許多和我用同品牌的畫師,似乎他們這個顏色也有相同不願回到固體的固執,購買前還請大家要三思。)

出外隨身的話我還有一個Daler-Rowney的12色塊狀水彩,相較之下真的個頭小很多,是我在英國念書時某次想畫聖誕卡給親友,情急之下購入的。相較於白夜的明亮和鮮豔,這品牌的水彩稍微「沉」了一些,兩灶比較就很明顯的看出顏色比較沒這麼亮眼,不過我在作畫時偶爾還是會拿這裡的顏色來彌補其他水彩顏料的不足。至於髒亂的部分就沒有什麼填充技術不佳或是顏料本身凝固的問題,單純就是我個人做畫習慣不好罷了...

說了這麼多總算到不透明水彩,我想多數人可能小時候對於水彩的記憶就是【雄獅】王樣不透明水彩,我印象中許多顏色都偏螢光色,以至於高中用了透明水彩畫風景和靜物時內心有了很大的衝擊,發現:「原來水彩也可以這樣啊~」

我是又開始拿畫筆才知道不透明水彩是真真實實的存在,英文叫Gouache,但這又有分能沾水的或是壓克力的顏料兩種,所以在國外購買時最好還是要看清楚以免買到跟想像不同的產品。

我當時看了很久,有鑑於第一次買ARTEZA的使用心得不錯,加上當時也看了無數YouTube上的試色影片,去年封城時決定買一組來玩玩。

其實若想要很厚實,Gouache是可以像壓克力顏料直接不加水就使用的(通常這樣的話水杯裡的水大概只有洗筆的功能)。我因為太習慣透明水彩的作畫方式,還是會把它當作透明水彩這樣使用,只是水量減少。顏色不足的部分也會混著白夜或其他品牌一起使用。現在作畫沒有年少時考試的壓力,也就沒有甚麼規則可言,只要能畫出心裡喜歡的作品,怎麼樣都是好的方式。

基本上我對ARTEZA的不透明水彩顏料的評價也不錯,唯一讓我最頭痛的就是顏料外包裝的顏色標示和真實的顏色差異非常大,就算我有顏色卡也常常會找不到那個顏色。因此我從網路影片上學到把顏料點在外包裝上,使用時卻時就少許多翻找和比對的時間。

再來我還有一組台灣UMAE(奧馬)的馬卡龍色水彩,這品牌有個很出名的口袋水彩,當時回台本來想兩個都收,不過評估後發現使用頻率應該不會太高因此放棄口袋水彩。

我原以為奧馬的這組是不透明水彩,但翻到顏料管上「透明水彩繪具」幾個字心頭真的是一震,我個人都把它當成不透明水彩使用就是了。但究竟水彩透不透明,主要就是含有各種粉的比例來決定,太科學的部分這裡恐怕也無法多談,畢竟我只是一個不怎麼求甚解的業餘插畫創作者,一個說不好造成大家誤會我是會自責的。

最後,許多插畫家的畫作有種顏色較為溫潤的感覺,主要就是在顏料中再加上了白色或是米色,因此白色我就不惜成本的直接買一條條大條的溫莎牛頓。反正總是要混色的,就讓它混個徹底吧 (?)

各種筆類工具

我是個對水彩筆不會太執著的人(其實對顏料好像也不會(?)),因此我幾乎是完全沒有想要碰動物毛筆的念頭。我想這和個人習慣比較有關係,譬如我很少畫大圖,通常作畫是細節比較多,也就是人工製成的筆相對之下比較符合我的要求。因此在台灣我通常是去美術社買普通價位的水彩筆,在英國的話多半是直接上Jackson’s買他們家自己出的水彩筆。

我多數使用圓筆,而且尺寸通常非常小。如我先前提到的,我比較習慣做小圖及細節,目前手邊最大的就是12號筆(甚至還沒用多少次),真的和當年畫風景及靜物有很大的差異。

代針筆的部分就是Uni-ball的一整組,其實我非常少用代針筆,因為和我現在作畫的習慣以及創作的作品不是很相容。但有時想畫一些比較多筆觸的畫或是打稿,代針筆就是很有力的媒材。

作畫時為了不傷紙張多半會用軟橡皮,我現在用的品牌是捷克KOH-I-NOOR的。使用這牌子沒有特殊的原因,單純就是比較便宜,因為比起溫莎牛頓或是輝伯,這品牌在英國的價位可說是物美價廉。

打稿或速寫筆就是一般的鉛筆和自動鉛筆。一樣的,這部分我通常也沒有品牌迷思,手邊有什麼就用什麼,甚至最近比較少用自動鉛筆的原因只是因為筆芯快用完了不想買lol (打到這邊不知道大家會不會覺得我這個人有點荒謬lol)削鉛筆器也是只要能削尖就是好工具,因此常常換,甚至超市隨便買一個一鎊我也是甘之如飴。特別想分享的是我會把削鉛筆器和屑屑們集中在京都念慈庵喉糖的罐子裡,不但方便攜帶也不會撒的整個包包都是~

白色Gel Pen的部分我就會稍微執著一點,因為試過一些英國坊間文具店自己出的便宜筆,發現實在不太行,直到用到Uni-Ball Signo的筆後,我才知道真正的白該是什麼樣子。這個我通常拿來點作品需要加強白色的部分,譬如甜點上的糖霜,一樣的,有興趣可以在我的網頁上看看我之前畫過的甜點,應該就能明白我在說什麼了。

調色盤和速寫本

終於到了本篇分享文的最後了!

調色盤的使用很多都是個人習慣,我個人喜歡顏料在瓷器上的感覺,而且相對塑膠材質,瓷器洗後不會卡顏色,所以我常會把家裡不用的盤或碟子拿來當成自己的調色盤。之前超市有小碟子特價,我買了許多點心和醬料的碟子,同事以為我是要豐富用餐的品質,沒想到是全部都拿來放顏料~

速寫本一樣是ARTEZA(這牌子是不是可以考慮讓我代言一些產品lol),我一開始是買長型,尺寸較小的,但就算我平時圖畫的不大,小尺寸還是有點限制了我的想像,沒過多久我又買了方形的速寫本。兩本速寫本的紙質和我之前買過的水彩紙很相似(或是一樣),不過我猜應該是用有紋路及滑面的水彩紙裁切成的速寫本,因此每次翻頁都有不同排列組合,譬如粗糙&粗糙、粗糙&滑面、滑面&滑面及滑面粗糙...這樣隨興的排列組合其實有時候會讓我有點困擾,不過如果只是速寫或練習,基本我就不會要求太多了。

最後給大家看一下速寫本的使用狀況,可惜粗糙及滑面紙質拍不太出來...若對於分享的內容有任何的疑問,都歡迎跟我討論喔 🙂

【蘇格蘭】夏日Great Cumbrae Island走一遭

封城數個月,和先生兩人完全照政府規定乖乖在家,最遠的旅行大概就是從家到格拉斯哥市中心 (約40分鐘路程)。由於蘇格蘭的夏天即將到尾聲,考慮到再不抓住這夏日的尾巴就會進入無限的冬日,選了風和日麗的周末,來個小小的一日遊-格拉斯哥和大坎布雷島 (Great Cumbrae) 來回。

Photo: Largs Ferry Terminal

自格拉斯哥中央車站出發到Largs (Largs是個很美的濱海小鎮,學生時期曾造訪幾次,原先計畫是如果早起就能花點時間和先生一起逛逛這個美麗小鎮,但...計畫是永遠趕不上變化,因此我們打算讓Largs成為我們下一次旅遊的地點。) 來回火車票一人10鎊。到達Largs出站後就會看到往Ferry Terminal的指標,沿著指標很快就能找到目的地。

上船前別忘了先買票喔!

船票來回一人3.4鎊,渡輪可乘載腳踏車、房車或露營車,價格會依乘船的交通工具不同而有分別,詳情可參考官網。另外,船票去程時就會回收,回程是不需要任何票券的。和先生二人一開始不察,還很驚恐票被收走,多虧熱心遊客提點,不然我們可能真的要涉水回本島了。

出遊計畫是臨時起意,因此兩人都沒做太多功課,心裡知道抵達島上後要愜意地騎車環島。沒想到,沒在第一時間搭上接駁到市區的公車,就這樣完完全全錯過了上車到市區租腳踏車的機會...公車離去後我們已走上不同的道路,原以為可能15-20分鐘最多就能到租車站,Google地圖一查才知道這一趟需要走約50分鐘!我和先生都很喜歡健行,但心裡會這麼悔恨實在是因為和一開始的計畫完全不同(我是想要少女般地騎淑女車讓微風吹佛我的臉和靈魂的啊!!!)

當日散步路程
Photo:粉色路線的沿途景致。

花了將近一個小時走到租車點(儘管知道應該無法成功租車,但還是想看看),沿著上圖粉紅色箭頭,沿路經過一些樹林,零星房舍和牛群。由於地勢比較高且不臨海,當天很多遊客都沒選擇相同的路徑,兩個人就像是包了整條小徑一般愜意地散散步,享受很純粹且寧靜的下午。有個個人很喜歡爬山、健行的原因就是沿途總會碰到一些對向來的遊客,大家總會相互點頭打招呼。

到達租車點時間已近傍晚,眼看當日歸還的價格和時間應該都無法配合,當下直接放棄,找了還能內用的咖啡店點了一杯卡布奇諾稍作休息。先生查了地圖,由於離日落時間還充裕,我們隨興的選了島上西部的一個點(Fintray Bay)當作目標,照著上面地圖上的黃色路線直到目的地。這段路途只能步行,且中途真的有些跋山涉水,看起來除了當地居民或較熟路況的人外,一般旅客應該不會走這一段。

Photo:黃色路線的沿途景致

還有點體力的我們,決定從Fintray Bay走回我們的起點 (Cumbrae Ferry Terminal),並從該點直接打渡輪返回Largs。網頁上寫著周一到周六,下午七點前是每半小時一班渡輪。看到這晴天霹靂的消息兩人快馬加鞭,想在六點前回到出發點。沒想到遠遠就看到長長的人龍在排隊,似乎今天到島上一遊的遊客,都等著在這個時刻回程。等待者眾,渡輪也不斷來回接駁。我們在六點半左右上了渡輪,夕陽餘暉下,和Great Cumbrae島道別。

Photo:綠色路線的沿途景致及渡輪回程
回程渡輪:抵達Largs

我們在Largs隨意用餐後搭上約八點左右的火車回Glasgow。簡單的散步行程和大家分享,有機會再造訪的話,希望下次能順利租到腳踏車,完成環島的心願。

P.S. 照片版權屬於我和先生的,如有需要用請credit我們喔。謝謝。

【古物時光機】英國維多利亞時期盛行的情人節卡片

Valentine Card, paper; glass, c.1870 (Photo: Google) 

郵政系統的建立&卡片業的蓬勃發展

儘管情人節的歷史可回溯至古羅馬時期,但能成為今日全球都在慶祝的共同節日,英國維多利亞時期的人們可說是功不可沒。

我們都知道歷史是環環相扣的,維多利亞時期的人們流行寄送華麗甚至浮誇的卡片來表達內心的愛。造就卡片業蓬勃發展的,除了表達不完的情感,最重要的加速器就是英國郵政的改革。當時的郵政系統與郵資計算不同於今日,並非用重量或材積的方式計價,而是用寄送的紙張張數和運送的距離來算郵資。在當時,單頁印刷品從首都倫敦寄到位於蘇格蘭的愛丁堡的花費甚至高於勞工階級的單日薪資。直到1840年,大不列顛開始使用統一的便士郵政,這些用來傳達愛意的卡片才能以一便士的郵資在英國國內流通。郵政系統的建立,也造就卡片大量印刷的誕生。據統計,至1840年尾,經英國郵政寄出的卡片量是往年的兩倍之多。

維多利亞時期的情人卡是一個相當龐大的產業,當時許多文具商用不同技術產出各式吸睛的卡片以和同業競爭。19世紀中期,許多情人節的習俗及傳說等都已被建立起來,而這些形象也被卡片商以不同形式呈現在自家的卡片上。其中包括:春意盎然的圖騰、花朵,鳥類等,而現在廣為人知的愛神邱比特形象也日漸流行。

當時店家販售的卡片多半非常精緻,不僅是花朵和文字訊息裝飾的卡片,更是有華美的插圖及浮雕邊框,卡片基本上對折後蓋上封蠟即可寄出,某方面來說也是相當便捷。除了購於坊間的印刷卡片,手工製的卡片也很常見,華麗度更是讓人驚奇。許多人會從文具店內購入像是蕾絲、裝飾用的鏡子、蝴蝶結、貝殼、種子,金、銀等金屬顏色的貼花、絲製的花朵,甚至是一些老梗的用語,將這些物件以拼貼的方式組合,即可製成獨一無二的卡片。

影響無遠弗屆:美國卡片產業

在英國日益茁壯的卡片產業並沒有獨善其身(?)除了在島內販售外,卡片更是出口到其他日不落地國的領土甚至美國。為了競爭這些海外市場,卡片的設計及內容也更加新奇有趣。這段時間出口至美國的卡片更意外地帶起當地情人節卡片業的發展。美國情人卡之母 Esther Howland (1828-1904)  就是一個相當重要的人物。Esther本身是藝術家及商人,更成就了"情人卡"這個產業在美國發揚光大。

Esther 的事業始於19歲那年,她收到父親生意上的夥伴所贈送,一個來自英國,精緻的情人節卡片。這個賀禮用華麗的蕾絲和精細裁切的花朵裝飾於邊框,中央部分是一個小小的、淺綠色的信封,信封內是一張帶有紅色邊框且印著情人節應景詩詞的便簽。在當時,從英國進口至美國的情人卡在市面販售的價格並非一般人可以負擔,希望能改變這一切的Esther決定從英國進口部分零件,如紙蕾絲和裝飾花朵等,至美國來加工成自己的卡片販售。

美國內戰結束後,情人卡市場開始蓬勃發展。在1867年二月四日的紐約時報紀載著,1862年紐約郵政總局交寄了兩萬多的情人卡。也許是因為戰爭所產生的痛苦回憶逐漸被淡忘,1865年,紐約人寄出超過六萬六千的情人卡,翌年數量甚至攀升至八萬六千多張卡片。這些數字顯示,情人卡在美國確實已經成為一個龐大的市場商機。

Cloth and lace Valentine card made by Esther Howland, ca. 1870s. (Photo: Google) 布料及蕾絲製成的情人卡

不只有愛意:酸溜溜的醋味情人卡

綜觀歷史,人類的情感總是複雜。並非每個人都有情人或是愛慕之人,在情人節這天,除了可以傾訴愛意,對於那些單身、不懷好意甚至想要擊潰「情敵」的族群,維多利亞時期的卡片商不但注意到也照顧到了——「醋味情人卡」(Vinegar Valentines),就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產生,提供給人們一種不同的選擇。 

在「醋味情人卡」這個種類的卡片問世前,其實類似的產品就已經流通市面了。卡片上印刷著嘲諷的文字訊息以及逗弄人的插畫,其內容涵蓋無傷大雅的調侃到侵略性的言語,佐以圖畫的形式呈現對某些族群的刻板印象、羞辱收件者的身體特徵,甚至調侃他人的性格或是嘲笑沒有伴侶的單身者等,可說是應有盡有包羅萬象。卡片嘲弄的對象多半是一般人都不喜歡族群或是職業,如:煩人的銷售員、惱人的房東地主以及壓榨勞工的老闆等。在當時這類的卡片大多以匿名寄出,因此可以不顧後果,大開收件者玩笑。

自成一格與世俗情人卡抗衡的醋味情人卡,通常隨興印刷在相當薄的單頁紙張上,品質遠低於一般的卡片,有些差勁到甚至無法被稱為卡片。現今能找的維多利亞時期「醋味情人卡」數量相當稀少,原因除了上述的品質低劣外,也因為卡片流通於社會階級較下層的人民,一般人沒有中上層富裕階級有那種閒情逸致保存紀念品。從一些歷史紀錄上可以看到,這些惹惱收件者的卡片多半的命運是在送達的那刻就被撕毀甚至丟入火爐中燃燒殆盡。能幸免於難的卡片們,很多都是留存在印刷廠或是文具商收藏中,尚未被寄出的倖存者。

時至今日,各種節日場合寄送卡片在英國依舊是非常普遍,英國人對於卡片的癡迷可謂我心目中的第一名。這些帶著幽默、詼諧、嘲弄、玩笑甚至有些羞辱字眼的卡片依然流通著,如果有機會造訪英國,不妨到文具店或賣場看看這些卡片,親身感受一下英式幽默。

‘Pity a Poor Wounded Heart’. Vinegar Valentine’s card, c1875. (Credit: Royal Pavilion & Museums, Brighton & HoveRoyal Pavilion & Museums, Brighton & Hove)
卡片為一男子,身上有被許多箭擊中的心。標題為“請憐憫一顆可憐的受傷的心”
Rude Valentine’s Day card, 1870-85 (Credit: Museum of London)
唯一會對你笑的男人,就是那抹
明月
Vinegar Valentine’s card, c1875. (Credit: Royal Pavilion & Museums, Brighton & HoveRoyal Pavilion & Museums, Brighton & Hove)
這是一顆被箭扎了一次又一次的心,想必看到這一定會內心狂喜。但聽著-別太認真,一切只是玩笑而已。
‘That’s All You’re Good For’. Vinegar Valentine’s card, late 19th century. (Credit: Royal Pavilion & Museums, Brighton & HoveRoyal Pavilion & Museums, Brighton & Hove)
這就是你唯一擅長的事。畫面上為一男子坐在岩石上偷窺

***

資料來源及延伸閱讀

看更多醋味情人卡

Love letters and hate mail: Victorian vinegar valentines

Victorian-Era ‘Vinegar’ Valentines Could Be Mean and Hostile

5 Minute History: Valentine’s Day in the Victorian Era

Cruel cards & loving lobsters: quirky Victorian Valentines

【情人節卡歷史】盛行源於英國郵政改革 寄出愛意也傳遞恨意?

世界第一張郵票 黑便士的誕生

寫文初衷

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古物件,加上藝術史碩士的背景,每當看到這些稀奇有趣的古物就會想介紹給大家。幾年前在法國時曾寫過一些和蚤市相關的文章,這次搬回蘇格蘭也想開始紀錄一些以英國為主題的舊物歷史。一直苦無頭緒,在七夕情人節這天突然靈光一閃,想到可以介紹一些應景的古物歷史。洋洋灑灑的第一篇,希望大家喜歡!

【GG畫起來】吃喝在希臘:和四百次咖啡本是同根生的Frappé

Frappé 希臘冰咖啡 (水彩插畫)

數個月前,發現有個來自韓國,在台灣人稱「四百次咖啡」的飲品席捲了各大社交媒體。

網美咖啡一開始並沒有吸引到我的目光,家有希臘人的我當時以為這不過就是希臘國民冰咖啡Frappe,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在希臘家喻戶曉的咖啡,怎麼會今天才在網路上流行?

有趣的是,在開始深入了解地方飲食時,才無意間發現希臘冰咖啡和四百次咖啡可說是很相似又有些不同。兩者的製作材料完全相同(水、糖、即溶咖啡、牛奶及冰塊),只是食材的份量有些分別,而最大的不同處則是製作奶泡的攪拌方式、次數以及花費的時間。

由於網路上都能輕易找到食譜,製作方式這邊就不贅述了。以下分享Frappe在希臘的文化以及發跡的歷史,希望大家到希臘時都別忘了點一杯來感受在地風光。


Frappe小歷史:
時光倒流回1957年,當時代表雀巢公司到希臘賽薩洛尼基參展的業務,在展出前才發現沒有熱水可以沖泡公司最新的即溶咖啡展品。靈機一動,就把咖啡粉、冷水和冰塊搖成了世界上第一杯Frappe!從此改變多半身處在悶熱氣候的希臘人飲食習慣。

從以上歷史得知,製作Frappe的靈魂腳色就是即溶咖啡,也只有即溶咖啡可以做出純正的Frappe。其實這也是有科學根據的,即溶咖啡是從炒磨咖啡豆中提取有效的成分後,再用噴霧乾燥法而生產成的。經由這一道製成手續,咖啡本身的油脂會大量消失,當即溶咖啡粉加水製成咖啡飲品時,相較於現煮咖啡,即溶咖啡會形成一種更穩定的『膠質』。這也是為什麼即溶咖啡比一般咖啡更容易做出既厚又綿密的奶泡的原因。

另外一個小迷思是,由於第一杯Frappe是用雀巢的即溶咖啡粉製成,希臘雀巢也致力於研發更多適合調製Frappe的咖啡粉,因此,在許多希臘人的心中(如我先生),不是雀巢即溶咖啡粉做成的Frappe就不是那麼正宗了。


身為國民飲品,Frappe在希臘可說是隨處都有販售,甚至每個家庭也會自己製作此飲品。除了雪克杯外,希臘人甚至家家戶戶都有該飲品專用的攪拌棒(如下圖),如此重要的發明,人們再也不會為了做一杯咖啡而毀了纖纖玉手了(?)

先生從希臘帶來的飲品專用攪拌棒

【GG畫起來】吃喝在希臘:希臘捲餅好友之Gyros

Gyros (水彩畫)

受惠於地中海氣候以及肥沃的土壤,地處南歐的希臘有許多新鮮農作物以及高品質肉品。今天和大家介紹這個希臘隨處可見的小吃Gyros,是個每個到希臘觀光的旅客絕對不能錯過的。

Gyros是指如大家熟知的沙為馬一樣,從垂直烤肉叉上片下來的肉片,在希臘常見的有豬肉、雞肉和牛肉,一般來說會包在pita餅皮內,並佐以番茄切片、生洋蔥、薯條(是的,那種一條一條的薯條)以及Tzatziki(黃瓜優格醬)。基本上就是一個高熱量和清爽的衝突美食,肉片與薯條富含高油脂,但蔬菜和優格醬卻又能適時的解膩,怪不得就算是窈窕淑女也能輕鬆嗑完一份,沒有負擔。

事實上,希臘人不只是將肉片包在餅皮內,還有另外一種捲餅是包烤肉串的,叫souvlaki。一樣的,souvlaki其實是指烤肉,搭捲餅也只是一種吃法,另外可選擇漢堡包或者是法棍麵包這類的硬麵包,可說是有許多不同的排列組合。

在希臘點餐時其實也不用慌張,將這樣的小吃想成像Subway那樣可以自由搭配的美食,相較之下應該就容易許多。記得Gyros是肉片,souvlaki是烤肉,內容物也都可自由選擇(蔬菜或醬料都可調整,像我因為消化問題無法吃洋蔥,一般會請店家去掉洋蔥)最後,要任何的餅皮或麵包自由搭配,就是一份客製化的希臘捲餅。


另外分享一些有趣的小知識。在賽薩洛尼基以及雅典這兩個城市,一樣的Gyros其實有不一樣的見解。肉片版的Gyros在雅典有些店家會將之歸類在Souvlaki之下;而Souvlaki在賽薩洛尼基則是烤肉串,但一樣的烤肉在雅典又稱Kalamaki。一種美食各自表述,是不是很有趣呢?

還有個在希臘網站Greece Is分享的,由於賽薩洛尼基的希臘捲餅真的可說是希臘世界數一數二壯碩(本人可以做證:是真的!),宵夜場照常營業的許多店家提供一種名為Athenian的Gyros,意指便宜且份量較小的希臘捲餅。此舉並非是對雅典這城市的攻擊(也許有一點(?)),但也就是上述提到的,賽薩洛尼基版本的捲餅實在太大份量,很多時候捲餅根本捲不起來,最後只會吃的一身髒亂...而夜晚也不是個適合大快朵頤希臘捲餅的時間,因此小份量淺嚐即止,不失是一個享受美食的好選擇。


在蘇格蘭封城三個多月,和先生兩個人都非常想家(希臘和台灣)。目前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家探親比較安全,僅能畫點兩國小吃來安撫貧瘠的心靈,順便介紹當地文化給大家,希望大家喜歡。

初來乍到的美術用具們:ARTEZA色鉛筆、冷壓水彩紙、速寫本及小畫架

"喜歡畫圖是真的,過程中若能多蒐集不同的媒材就再好不過了。"

某些美術用具在歐洲購買確實相對便宜,一般來說,當地的品牌價格通常不錯,歐盟國家間很多東西的價差也不大,唯獨英國堅持一個跟別人不一樣的匯率,很多時候算下來,其實問題不是商品定價而是匯差。

前段時間入手人生第一組專家級的油性色鉛筆-德國的Faber-Castell Polychromos。收到的當下覺得根本藝術品,每支鉛筆都精緻的讓人讚嘆。油性色鉛筆質地較硬,對我來說很適合做一些細節,但飽和度似乎不似蠟質的色鉛筆來的好,觀望了很久,決定在黑五有點折扣時買一組ARTEZA Professional Coloured Pencils (72色) 來玩玩。

其實先前一直想試美國的PRISMACOLOR,但很可惜在英國亞馬遜上的價格不好,加上品質也堪慮,甚至還有買家提出是假貨的疑問,想想若只是想試試不同媒材,實在沒有必要花大錢買一堆憂慮。看了無數的網路試用影片後,決定下手同樣是美國品牌,但價格相對平易近人的ARTEZA。

儘管購買前就看過一些網路上試用影片以及別人作品的呈現,但產品到底如何,收到前完全沒有把握。不過由於是黑五折扣,不只色鉛筆另外還買了一堆不相干的東西,完全就是結帳完才意會到"這些怎麼會在我的購物清單裡!"的窘境。

ARTEZA是個很新的美國品牌,但所有收到的產品都是中國製造,倘若真的好用的話,出生哪裡絕對不是問題。到手畫色卡試色時,本有種"唉,居然只能這樣"的失落,但簡單畫個狐狸先生時感受完全不同。那種人家說的『顯色』以及『奶油感』表露無遺。畫完甚至還很滿意的跟希臘哥說,天哪,好像畫了一個童書腳色,自信指數爆表!

簡單總結一下使用心得:手感非常非常好,感覺很適合做大面積的繪圖,因為顏色飽滿,可以很大膽的塗抹和疊色。第二天使用時,我把Faber-Castell Polychromos加進來做點細節,等於是把兩者優點融合,成果頗讓人滿意。缺點的部分,剛收到的色鉛筆有個我無法理解的怪味,不是木頭也不是顏料,總之就是個化學味,雖然回家在打開後味道稍微消散,但心理衝擊實在不小。再來是商品品管可多加強。收到的色鉛筆是裝在硬紙盒中,這包裝和Faber-Castell差不多,值得讚許。不過也許是筆芯質地較為柔軟,有三支都有露出的筆芯斷裂痕跡,木質筆身有一支也有小缺陷,不過不影響使用。另外,剛打開時看到所有的色鉛筆以一個我有點不懂的色彩理論排列,我看了非常非常久,甚至對照鐵盒外的顏色說明,最後直接放棄,全部拿出來重新照我喜歡的色彩漸層排列,如果有通曉色彩學也剛好有這組商品的朋友,麻煩請跟我解釋一下這我無法明白的部分。總體來說,以這價格和商品本身的表現,我個人是頗滿意的。

另外我還買了速寫本和水彩紙,都是冷壓水彩紙且適合複合媒材,目前僅使用過速寫本滑面的那面,很適合搭配ARTEZA的蠟質色鉛筆使用。(很顯色且不刮紙)

最後介紹一下希臘哥買給我的桌上型小畫架。這個不是ARTEZA的商品(但似乎他們也有出自己的攜帶型畫架),是希臘哥在亞馬遜上看到的商品。看紙盒及包裝應該是德國品牌&德國製造,尺寸不大,有個小小的抽屜和提把,兩旁有扣環可以把抽屜和會晃動的部分都扣住,就可當成攜帶型畫架帶著到處浪跡天涯~(忘了提畫架下方還有膠墊,放在桌上不容易亂動,非常人性的設計)